Thursday, January 5, 2017

病树前头万木春: 2017中国电子竞技乐观预测

易竞技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如王兴所说,中国的互联网大战已经到了下半场的时代。那么脱胎于互联网高速发展的电子竞技也该换边发球了。

  从小众者的游戏到如今转型的尾大不掉,电子竞技十多年的发展似乎已经开始进入南宋——最乱的规则和最富庶的市场,各类资源的涌入和投资者的青睐让城墙内的居民有灯红酒绿的快意,却也让食肉糜者和墙外的金人虎视眈眈。

  著名杂志《经济学人》曾提过这样一个观点,商人抱着悲观的心态往往比抱着乐观心态要好很多,因为这样可以最及时的控制变量和维护商业体系的稳定。以此心态来讲,2017年电竞的悲观预测意义重大。但同样的,跳脱出本土环境来看整个电竞行业的发展和生长来讲,2017的乐观恐怕也是不能阻碍的。电子竞技的下半场并非意味着“前浪死在沙滩上”以及游戏人口增长放缓,反是意味着深度和精细的罐头作坊将会取代站在风口的那头猪。

  前有媒体同仁Ramsey写作了一篇《2017中国电竞悲观预测》,其指向电竞的人口红利和自身热度已经值得担心,中国军团自身的实力又难以令人满意,2017在传统电竞方面难以让人稍宽眉头。如同《捕蛇者说》蒋氏的话:“吾祖死于是,吾父死于是,今吾嗣为之十二年,几死者数矣。”电竞好像要和篮球、足球一样进入一个悲剧的循环。但笔者却认为从电竞整体的概念扩张来看2017仍然十分乐观,甚至会出现某些可以打败传统电竞的游戏或者玩法。乐观预测的意义在于:电子竞技这块蛋糕始终在被每一位瓜分者考虑如何分得更多,而蛋糕做大的时刻即将到来。更为可贵的是,相信新口味的上市时间,也不会太久。

  新的连接的产生

  新的连接往往孕育着新的发展方向,而电竞作为技术产业升级的下游产物自然也能搭上新的连接的顺风车,去寻找下一个爆炸点。

  新的连接,叫做VR。

  2016年被称为VR元年,随着HTC Vive和Oculus的铺天盖地的新闻发送,无数初级用户也通过了各大手机厂商跟进Cardboard而搞出的一些小玩意儿而对虚拟这一词汇爆发了兴趣。而当科技大佬纷纷将目光投向DayDream,投向20ms延迟这些技术难题时,相信VR能够真正走进消费级领域并且挂靠于百兆光纤而再次产生电竞氛围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以DOTA2和英雄联盟为例,前者出了一个VR的观战系统,后者暂时只有一个第一人称视角的模式。但是玩家如果可以通过VR身临其境的在战场中作战,又会是怎样一片场景?当你看到幻刺的暴击在你身旁溅起了血(国服可能是墨汁),当你看到盖伦的大宝剑在你头上准备劈下来的时候又会感觉如何?

  再随着动作捕捉的精确和传感器的发展,我们甚至可以想到非常多的传统体育甚至传统游戏项目也将通过电子产品这一媒介成为电竞游戏的一种。当斗地主都借助电脑成为了“电竞赛事”中的一环时,为什么不能憧憬“老鹰捉小鸡”等游戏也进入每一个玩家的眼前?

  不断的打破电竞概念的界限是游戏厂商的需要,也同样是每一位热爱游戏的少年应当遵从的准则。电子+竞技性即可构成电子竞技的概念,在雾霾严重户外活动有时已经不是最好选择的今天,VR和AR的出现又为现代人的运动和竞技概念提出了新的可能。

  何须转型,只要生长

  这是罗胖子在去年的跨年演讲提出的一个概念。这种概念虽然免不了“越大越空的话就越趋近于正确”,但仍然为每一位电竞从业人员提了一个醒。每一款游戏的寿命都是有限的,但就电竞这个概念本身的生长和意义的延续是每一位当局者应当惊醒的话题。从电子竞技的定义来看,维基百科是这么说的:电子竞技运动就是利用电子设备(电脑、游戏主机、街机)作为运动器械进行的、但是操作上强调人与人之间的智力与反应对抗运动。这代表着,你今后在网上看到的不管是Faker还是Sky,不管是村东头用电脑玩斗地主的大爷,还是路西口用手机打麻将的大妈,她们已经都成为了电子竞技的玩家,成为了我们的一员。我们应该了解的是,电竞的本质是内容,无论是直播、赛事、游戏本身这类电竞行业里的大头,无不是以游戏内容为基础进行定调的。而越来越多的游戏在电脑上完成也向我们倾诉了无需担心内容的单一和无聊,尽情的发挥你在现有内容中能够做的事已经足够。但在赛程的后半段,内容本身也势必由原来的浅尝辄止转向深耕和挖掘。DOTA2的天赋树系统以及英雄联盟的地图大改动就是这一发展趋势的佐证。

  纵观电子竞技的辉煌历史,从RTS的辉煌十年到MOBA的接管十年,就是全民化、低龄化、女性化。游戏的设计者在没有根本创新游戏玩法的情况下,不断撕下竞技的种种二层标签,让更多的人参与其中。打游戏认识的女朋友、对局中碰到的小学生正是游戏创造者在生长中额外找到的养料。——是的,超级游戏的存在让电竞在端游的游戏人数趋于饱和,却又让手游的市场杀的人仰马翻。

  所以笔者认为,人口红利不会消失于电竞,只会分散性于项目。社交需求作为马洛斯需求理论中仅次于生理和安全需求的一环,是完美契合电竞的竞争以及协作精神的。只是之前电竞更多的“拉新”,也需要要转型为“保活”。这便是广大运营人员所要研究和考虑的课题了。

  所以生长的话题确实是电竞更可以考虑的内容了,2017年电竞又会有哪些内容的改变呢?笔者做出如下预测

  1.赛事方面,一方赛事的奖金仍将持续提高,制作水平会进一步提升。无论是Ti还是S系列赛,两大超级赛事的彼此掣肘和学习仍然是MOBA进步的一大动力。而且随着奖金提高随之而来的玩家参与度或者回馈也会相应提高。线下观战奖励或核心用户限定奖励将大幅度增加以增强用户粘性。第三方赛事的数量会减小,只会留下几个精品赛事。三方赛事的优势在于游戏覆盖广度,但是随着各大游戏厂商的收紧政策很有可能对于三方赛事的举办资质和资格进行一部分审核或筛选。但总体来说奖金池和时间跨度不会变化太大,精细化和赛事创意将成为今年的赛事主题。


  2.选手和战队将有更统一的战线和联盟。过去以战队或者游戏联盟为基础的电竞选手等将进一步的协同和有效管理。无论是建立注册机制,还是类似韩国Kespa成立中国自身的电竞联盟。混乱无序只靠市场自由调控的选手和俱乐部日子也将来临,泡沫过去后选手身家可能会不再上涨甚至微微下调,联盟的成立有助于俱乐部彼此之间信息对等和沟通正式。ACE已经代表过去,更大更权威的联盟已经枕戈待旦了。

  3.电竞娱乐化程度会越来越高。借以直播平台的火热,电竞分割了一部分人可以不考虑成绩而专精娱乐的部分。电竞的娱乐+竞技双重属性也注定了这个游戏会向两方面进行发展。而且各大直播平台已经开始有了不错的真人秀节目作为开创,而海涛、Miss等电竞玩家主播也登上了一站到底此类舞台后,属于电竞主播专属和打造的项目战争也不会太远。ImbaTV此前所做的百晓生节目是一个很好的试水,但自身体量和影响力还不足以承担起整个行业的前行和方向。2017年的直播节目将更加好看。

  4.电竞人并非患得患失,多个战场的厮杀只是我们看不到。炉石和守望的电竞布局还没有完全铺开,高竞技性的玩法也尚可发掘,所以百度指数并不能说明娱乐已经完全盖过电竞。相反当你在进行此类电竞游戏时本身行为就已经是“电竞”。

  4.移动电竞的到来已经呈不可逆转之势,谁能拿到经典端游的IP并成功复刻,谁就在暂时无创新的情况下抢得了先机。

  失之东隅,收之西隅

  不可否认的是,笔者同样对中国的电子竞技在2017年的表现不表示乐观。中国DOTA因氛围而强大多年,但中国DOTA的强大并配不上中国DOTA的氛围。除去CF以外,中国军团在电竞游戏的大部分失守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但就中国电竞本身而言,选手实在是太小的一环了。

  不能苟同Ramsey的观点是:电竞从来不是LCK、不是Ti,是每一位电竞游戏玩家的日常生活。内容精细化和赛事的水准将成为电竞内容的有力背书,但是相比版权和赛事的金额来讲,Steam相关游戏的交易量可能是我们更不能忽略的数字吧。

  以DOTA为例,中国DOTA从6.69开始统治世界,一直统治到DOTA1时代的结束。而所有人都忽略了开发者其实是一个美国人。同时我们在为选手夺冠或杀出重围欢呼的时候,却没有考虑几个小本和劫的冠军之隐皮肤分别为VALVE和RIOT拿到了多少的现金。

  所表达的意思是,中国的游戏开发者鲜有大作,同暴雪、拳头、Valve这些游戏公司比起来小快灵似乎是中国游戏公司更为熟悉的打法。如同小米和OV在手机市场杀的你死我活的结局,稳健和时间跨度式的游戏才是游戏公司的立身之本,而国内游戏厂商在端游手游的不断试水也能够说明庞大的世界观和不断深化对抗性玩法的游戏也已经放在中国电竞开发者的议事日程上。

  可以明确的是,中国的游戏人员在运营上吊打了世界各地的游戏厂商,却在游戏本身和技术上同“伟大”二字失之交臂。抛去“抄袭”和“模仿”的标签的话,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而2017年正是中国的资本正在虎视眈眈寻找下一个可以爆发的点的时候。流量为王的年代,抛去之前的非理性和一锤子买卖,相信今年内的中国电竞市场,仍然大有可为。判断力的高低是互联网公司的分水岭,在游戏上亦然。我们的乐观是,尽管所有人都在嘲笑电竞和直播的泡沫已经一点点的坍塌和崩溃,我们仍然可以感慨电竞圈里有的是数不清的肥皂。不必再去过分担心澡堂客人的来来回回,而可以把心思更多的放在那些早已躺好只等你为他擦去纤尘——这明显是可持续发展更重要的一环。

  同样的还有中国的传媒大佬在电竞迟迟没有出手的电视直播,相信在2016年经过团中央,CCTV再一次的轮番轰炸也快要绷不住对收视率的渴望和需求。

  中国的互联网用了几年的时间同先行者进行用户体验的弯道超车,中国电竞可能也要向世界越来越多的提出一个观点:那些我们拿奖金的日子可能一去不返,但我们发奖金的日子可能也就要来了。

  总结:2016年的中国电竞让人感到焦虑。著名文学评论人张柠曾经说:“焦虑源于冲突。”在我看来,旧时光的秩序是到了该被打破的时候,玩家们按捺不住的新鲜感的需求也到了冲破旧有游戏设定的时候了。

  1.电竞VR化是不可逆的趋势,除去依托VR产生的新型游戏外,传统电竞项目VR化的推进也将让一大批游戏焕发第二春。同时随着电脑配置的提高游戏的画面以及制作的精良程度也将继续上升。

  2.传统电竞行业将由粗放的生长转向精细化的深耕,付费玩家的比例将进一步上升。打游戏要花钱将成为新的常态。传统的电竞项目人数上涨会趋于平缓,但是核心玩家数将会继续上升。电子竞技的概念即将扩大,之后的新人可能更多的是从原本我们认为的“电子竞技”之外而来的人。

  3.中国电竞将从参与者逐渐向主导者转型。相关技术和创新的火拼也将到达白热化,极有可能在今年出现对标传统游戏厂商的大作或精良制作。在短平快试水了这么久之后,中国的游戏公司也将上探去开拓更大的游戏场景和世界观。

  未来学家尼葛洛庞蒂说:“预测未来的最好办法就是把它创造出来。”中国电竞的繁荣是无可置疑的,如本文一开始所说,这像极了唐宋时期的经济繁荣——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土豪们在俱乐部、游戏内等各个地方疯狂挥金,这是国力强盛的体现。但时局马上要来到铁蹄的年代,只有那些拿着大刀有着骏马的国家能暂时的统一这一切繁华。而中国的机会,我相信也全摆在眼前。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