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1, 2016

村民山中发现吃人树,全村无一幸免,皆因贪欲太重

村民山中发现吃人树,全村无一幸免,皆因贪欲太重

作者:焱公子,微信公众号:滇中志异,个人微信号:flamyice,禁止转载。

龙藤村以前不叫这名,但也并没有人关心它曾经叫什么名字。这村子位置偏远,交通不便,本来是个最普通不过的贫困山村,然而因为一种奇特的植物,却得以从此脱胎换骨。

那是一种藤蔓植物,因形似龙爪,故而称作龙爪藤,相传二十余年前村中有一毛脚郎中上山采药,意外发现这龙爪藤具有极高的药用价值,不仅能活血化瘀,更能延缓衰老,延年益寿。村里人得知后,纷纷放下手中的农活上山砍伐。因那藤蔓必须依附其他树木生长,村民求财心切,又担心下手晚了被别人抢去,因此便索性连树一起砍。不出三年,村子周边那两座山竟都秃了大半边,看着就跟一个正常人突然被剪成了半边秃子一样可笑。

村民们因为龙爪藤而迅速脱贫致富,家家盖起了独栋小楼,宽敞的院落里至少都停着两辆车,一辆家用,一辆拉货,村口也修起了一条宽阔的柏油路,直通向城里。村子一时名声大噪,村名也顺理成章改为了龙藤村,村里的小伙子也成为了周边村镇年轻姑娘首选的婚嫁对象。

虽然数年前龙爪藤早已被村民砍伐殆尽,龙藤村这名字倒一直沿用至今。这里要说的故事,便是从某一个燥热的午后开始。

那天青年李二狗正在家里跟他新交的女朋友聊人生,他老爹李大锤忽然闯了进来,眼中泛着多少年没出现过的亮光,急吼吼的道:“狗子,快,喊上你哥,跟爹上山!”

李二狗有些不解,但从来也不违逆老爹,当下让女友先回去,约着他哥李大龙,一起跟着李大锤上了山。

在路上李二狗才得知了老爹那么激动的原因:他竟在深山里发现了早已绝迹的龙爪藤!

李二狗刚二十出头,龙爪藤对他而言更多是种传说,自己从未见过,只是生下来就已经享受了父辈的成果,现在听说父亲居然发现了这传说中的神奇植物,内心也是激动不已,巴不得立即一睹为快。

兄弟两个扛着斧子榔头屁颠屁颠跟在老爹身后,翻过了两座山头,又绕过了三道山沟,来到了一处峭壁。

李大锤忽的停住了,身形微颤,伸手指了指前方。

两兄弟定睛一瞧,只见那峭壁石缝中伸出来树根碗口粗的碧绿藤条,藤条上又发着数个爪型枝叶,张牙舞爪,确实很像龙爪。

大哥李大龙眼睛发亮,举起斧头就跟着父亲李大锤走上前去,一斧子就劈在了其中一根藤条上。

李二狗双腿一软坐倒在地,看到了这一生都挥之不去的诡异一幕。

只见那藤条就像活了一样猛地缩了起来,同时创口处蓦地喷出了鲜红的液体,呲了李大龙一脸。

父子三人目瞪口呆之际,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李二狗站在他们身后,眼睁睁看着其中最粗壮的一根藤条上蓦地豁开了一张血淋淋的大口,瞬息间就把父亲和大哥吞入了体内。

李二狗骇得三魂去了两魂,将手中斧头猛向藤条掷了过去,却被轻松拨到了崖下,眼见那藤条就像蛇一样像自己游窜过来,李二狗一声怪嚎,连滚带爬的掉头就跑,竟然幸运的捡回了一条命。

回到村里,李二狗惊魂未定的将这事告知了村长汪卫民,汪卫民今年六十多岁,也是当年第一批砍伐龙爪藤致富的老村民,老汪一听这话的第一反应是不信,毕竟自己是亲眼见过那龙爪藤的,哪有这么邪乎?但见这大侄子如此惊惶,何况也没谁会拿自己的父亲兄长来开这种玩笑,这才认真起来,召集了村里十几个精壮的小伙,大家带上猎枪,随着李二狗上了山去一探究竟。

结果众人如临大敌的跟着李二狗来到他父兄出事的峭壁,却只见那峭壁上光秃秃的,就看到几道石缝裂纹,哪来什么龙爪藤和一地的血色液体?

李二狗傻了眼,两步上前扒着石缝往里瞧,只感觉里面好像透着一股刺骨的阴风,但确实看不到别的存在。

众人当着村长汪为民的面不好说什么,汪为民也想只怕是这小子父兄离奇失踪后他得了臆想症,也只是上前拍了拍他肩膀,好言宽慰说会派人帮着寻找他父兄下落,便招呼众人散了。

只是没过两天,村里又出事了,张大爹家的两个儿子进山砍柴,竟就此一去不回,直到一周后,几个村民才在山脚找到了他们的背篓和碎成破布的衣服。

这下龙藤村村民才开始恐慌起来,因为据他们所知,村子附近这山上从来就没有过什么猛兽,难不成,真的有李二狗说的妖藤?

从此龙藤村再也无人敢轻易进山,但怪就怪在,即便如此,村里仍是不时就少了个人,就像凭空就蒸发了一样。

整个村子陷入了死亡的恐惧中,有些在城里有住所的人都早早收拾了行囊离村而去,而对于大部分留下的人来说,都尽量减少了出门的次数和时间,一到傍晚几乎户户房门紧锁,就算大白天,街上也不会有几个人。

在这惴惴不安的气氛中,村外来了一个异乡人,身材高大,蓄着络腮胡,道士打扮,四十来岁的样子。那道士才步入龙藤村地界便觉出一丝不寻常,又见天还未黑就户户闭门不出,心中更笃定必有古怪,因此直接去了村长住处,敲开了房门。

村长汪为民开门看见是个陌生道士,以为是来借宿的,本来不想多做理会,却听道士直接开口说村中有古怪,自己愿助一臂之力,又称自己乃是圆通观凌云道人门下大弟子无溟,才不由得眼前一亮,赶紧将这道人让进了门,好生款待。

他虽然不认识这无溟,可是对他师父凌云道人的大名却是如雷贯耳,凌云道人道明途道法高深,坊间传闻他当年凭一己之力镇水眼、斗恶龙、除水患,造福了一方百姓,在滇中一带大大有名。这无溟道人既然是他的首席大弟子,本事肯定是差不了,看样子龙藤村这下有救了。

无溟听汪为民介绍完前述事由,点了点头,站起身便出了门,径自往山中去了。

村民们陆续听说了这个好消息,无不欢欣雀跃,可大伙儿足足等了三天,也不见那无溟道人归来,只是这几天倒也确实没再发生人畜失踪事件,汪为民斟酌了好久,终于还是决定带上村中十几个最精壮的猎户去看个究竟。

这十几个人在山里绕了大半天,终于找到了无溟道人,他们看见他坐在一块大圆石上,一副谈笑风生的模样。

而他的对面赫然是几条粗壮莫名的龙爪藤,那藤条无风而动,上下翻飞,果然如蛇一般灵巧又瘆人。

汪为民脸色大变,又想到这龙爪藤极高的经济价值,当即下令猎户们扣动猎枪扳机,只听数声枪响,那藤条瞬间被打成了筛子,浑身果然爆出了鲜红的液体,就像人血一样。

那藤条就像蛇一样发出嘶嘶的声音,似乎是疼痛不已,瞬时缩入了石缝间,就此消失不见。

无溟道人脸上变色,起身大步走到众人身前,拂袖怒道:“你等这是自寻死路!”

汪为民和众人大惊失色,汪为民急急问道:“道长何出此言?”

无溟道人一声长叹:“凡事有因必有果,你道这龙爪藤如何会有那等奇效,那是因为它们都是源自同一棵千年古树的树藤……”

无溟当下把前因后果跟众人扼要说了,原来当年龙藤村遍布的龙爪藤全是那千年龙血树的枝叶,自从那郎中发现其中蕴蓄的珍贵药用价值后,众村民为追逐利益发了疯的砍伐,几乎将其露在地面以上的枝干尽数砍光,也极大的影响了树灵的寿命,同时为了这龙爪藤还毁坏了这大半座山的生灵,老树本就心存怨怼,前些日子好不容易重新长出些许枝叶,却再次被贪得无厌的村民惦记,终于忍无可忍发了威。

无溟道人叹道:“老树本来欲取你龙藤村一百条性命,现在已取十五条,我与他交谈三日,本已劝服他罢手,我也当设法令尔等不再生砍伐龙爪藤之心,如今一切都已枉然,贫道已无能为力,你等尽快收拾行囊,逃命去吧。”

道人说罢,留下呆若木鸡的村长及诸人,飘然而去。

众人心惊胆颤,连忙下了山知会全村,但各家并未第一时间采信,甚至有的以为这些人是想支开大家,以独享重现天日的龙爪藤,且毕竟家里都有太多财物难以取舍,就这犹豫的片刻,他们已经犯下了致命的错误。

地面忽的毫无征兆的塌陷下去,地底下伸出来无数碗口粗的藤条,看着就像绿色的巨大蟒蛇,将诸人紧紧缠绕,两侧的山体同时开始滑坡,前后只用了不到三分钟,整个龙藤村便被夷为了平地。……

数年之后,人们在塌陷的龙藤村遗址上新建了一个村庄,叫做澄村,上点年纪的人知道这个名称典故,实际上是“沉村”的谐音。至于那村子为何会沉入地底,除了那已经远走的无溟道人,再也无人知晓。

只是澄村建村至今,倒也再没有发生过什么怪事。

作者:焱公子,原文名:《龙藤村树吃人事件》,往前精彩故事及作者原创长篇,欢迎关注公众号“滇中志异”品读。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村民山中发现吃人树,全村无一幸免,皆因贪欲太重->cūn mín shān zhōng fā xiàn chī rén shù, quán cūn wú yī xìng miǎn, jiē yīn tān yù tài zhòng
In villager mountain discovered man-eating tree, all the villagers spared, simply because rapacious is too serious

龙藤村以前不叫这名->lóng téng cūn yǐ qián bù jiào zhè míng
Dragon Cane village in the past wasn't called by this name
但也并没有人关心它曾经叫什么名字->dàn yě bìng méi yǒu rén guān xīn tā céng jīng jiào shén me míng zì
But nobody cares what it's called, formerly.
这村子位置偏远,交通不便->zhè cūn zi wèi zhì piān yuǎn, jiāo tōng bù biàn
This village place is much far away, traffic unsuitable
本来是个最普通不过的贫困山村,然而因为一种奇特的植物,却得以从此脱胎换骨->běn lái shì gè zuì pǔ tōng bù guò de pín kùn shān cūn, rán ér yīn wéi yī zhǒng qí tè de zhí wù, què dé yǐ cóng cǐ tuō tāi huàn gǔ
At first its most average but a poverty mountain village, but because one kind of unusual plant, retreat so that one can henceforth from this time forth to shed one's body exchange one's bone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